主页 > 专题活动 > 柳建尧:免费网络文化在改变
柳建尧:免费网络文化在改变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版权产业网    时间:2014-11-18

  11月15日,由中国版权协会主办的第七届中国版权年会在北京远望楼宾馆召开。年会包括以“跨界、融合、创新、共赢——大数据时代的文化与版权”为主题的年会论坛和2014年中国版权协会会员大会暨年度评选颁奖大会。中国科技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柳建尧在大会上午的主题论坛上发表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柳建尧:各位上午好,刚才万捷董事长说,他的行业一千年,我所从事的行业比他的资格还老,在三千年以上,因为在没有印刷书之前就有出版。万捷董事长的雅昌已经大部分完成了转型升级,我们的产业结构相比雅昌来比传统。传统这个词二十年以前是中性略带褒义的词,但是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传统这个词在今天,中性偏带贬义,在传统行业工作的人面临很大的纠结,包括今天早晨我下车之前,带不带领带我还纠结了几分钟。在面临这样一个产业结构迅速变化的时代,传统行业确实面临很大的纠结。我来自比较传统的出版行业,今天出版行业的人来的不算太多,所以我介绍一下出版行业的情况。

  出版行业的产业业态不复杂,纵向来看,出版、印刷、复制和发行,特别是互联网的电子商务,也为这些年出版业的增长带来了很大的贡献。在我们横向来分,传统的出版行业分为教育出版…受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产业更新的影响,大众出版,特别是新闻媒体在过去几年已经出现了拐点,教育出版和科技出版才保持了增长。

  刚才彭主任讲到,过去二十年中国的教育投入和科技投入高速成长,加上互联网技术的应用,中国的出版行业快速增长了20年,毫无疑问在全世界已经成为出版大国,我们出版的图书每年是44万册,美国的一倍,日本的四倍。第二位美国,第三位日本,这是全球出版行业的排名情况。我们出版的期刊接近一万 ,在全球也排第二位。但是这么大的量,从业人员20多万人,我们一年的销售收入才多少呢?整个全中国的图书出版加期刊的营业收入不到一千个亿,其中图书770多个亿,期刊不到225亿,222亿,这是2013年年底的数据,这个数据一千个亿,这么大的中国和这么大的出版量,看起来小的可怜,那么存在什么问题呢?我们的图书价格我算了一下,跟美国大概有六倍的差距,在中国一本书30块钱,到美国相对应的30美金。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我们的版权经营还非常落后,拿我所在的中国科技出版集团来说,我们一年的营业收入大概不到20个亿,今年可能会达到18个亿左右的样子。但是来自版权经营的收入,我稍稍统计了一下,区区不到几千万,大概三千万的样子,少得可怜。

  这既是我们这个行业目前存在的问题,同时也预示着我们在这个领域有巨大的成长空间。

  版权经营现在是什么状态呢?应该说我们在版权经营方面还比较原始,我来这个行业工作时间不长,五年多,我第一次接触版权的词,打假。我们专门有一个打假办,到全国各地的书摊上去看我们的书,来甄别是真书还是假书。第二个工作是版权输出,我们的优质内容大概要输出到国外去,这个在总量中占的比例也很小,我们大概一年出一万种书,我们版权输出不到三百种,这些版权输出的收入不过一千万。我们最大的版权经营的收入是来自于…既是我们的一个,现在是一个弊端,也是我们未来的一个巨大的成长空间。我想在这个行业里在传统的出版社里,很多兄弟单位比我们做的好,比如像一本《杜拉拉升职记》,…包括广告和电视剧、电影,大概总规模达到了十个亿。这样衍生品的收入,在我们出版行业一年44万种图书,占的比例极低极低。我要是举例的话,两个手可以数的过来。版权经营是我们的弱项和巨大挑战,同时也是我们未来的一个增长空间。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状态?刚才彭主任的讲话我非常振奋,未来的情况变化非常快,从一个出版人的角度来看存在什么问题,第一个还是免费的消费文化。大概2012年年底,中国移动的一个中介服务公司来找我们谈,我们准备建一个六千本科普图书的数据库,到中国移动网站上开一个科普图书。我说这个怎么来收费?我们能挣多少钱呢?告诉我一百本图书一个月两块钱,还不是全付给我,还有中间商六毛,中国移动六毛,到我这儿八毛钱。我觉得这个生意没法做。

  反过来我再举一个例子,现在目前在网络影视和音乐方面,解决的比图书和期刊行业好。我们集团出版的杂志在网络的下载量,已经每月达到了两百万次,一分钱的收入没有。去年我到过美国一个咖啡馆,我看到一个老外在用咖啡馆的免费Wifi看电视剧,我惊讶的发现这个电影的字幕是中文,我就问他你会中文吗?他说不会,那我问他你为什么看土豆网的电影呢?他说免费,我说只要等60秒的广告就可以。我们的免费文化不但促进了中国互联网的生长,也使老外受了益。

  再讲一个例子,《纽约时报》,我前年每年读纽约时报可以免费读20篇文章,到去年是五篇,今年已经变成了三篇,这个文章不是我任选的,它推荐这一批让我来读,所以我觉得免费的网络文化,可能是我们知识版权运用的一个瓶颈,但是我高兴的看到这个形势在一天天好起来。

  盗版曾经是制约我们出版业发展的一个很大的问题,一本好书经常刚出版,你的正版书还没有上市,盗版书已经出现了。但是互联网的发展,多媒体的发展,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使盗版和盗版侵权的问题变得愈加复杂化。同时,刚才我非常羡慕的听到,包括邱总,包括古总都讲到了在互联网企业之间,你们有很多的合作,产业链的生态不断的在发展。但是从出版行业来看,出版企业、出版社和互联网之间的产业融合和产业生态链还没有建立。当然这个原因包括我们整个市场和免费文化的问题,所以我们每年出版的44万种图书,包括25万种新书,在互联网上被阅读、消费的量比重还偏低。这不仅是我们经营业界的一个损失,也是我们文化产品的一个损失。在知识海洋时代,出版人长期疑问,亚马逊也在说直接跟作者签约,还要不要我们出版,现在基本达成一个共识,越是知识海洋时代,出版商的价值越会得到体现,为什么呢?出版商通过他长期培养起来的编辑团队和内容选择团队,他会创造优质的内容,出版是知识海洋时代的十倍,无论时代怎么变化,出版商的价值,或者是选择优秀内容,选择经过评价的权威内容这样的一个职能,是不会发生变化的,只不过它的消费媒体,只不过它的加工生产方式和传播方式会发生一定的改变。

  同时,我们对出版,对版权的法律环境,这几年发生了很大的进步和变化。各位刚才也听到了几位老总讲的这几年的版权经营收入飞速增长,版权经营模式也不断的创新。但是毕竟中国作为一个中国的第一部知识产权法律,到现在整整三十年,我们的著作权法诞生在1990年,到现在24年,我们整个的法律完善伴随着市场进步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我们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特别是我们这些新型的互联网企业,但是我们在改善我们的环境,综合的运用各种手段来提升我们这个版权生产能力,用版权来带动经济和文化产业的增长,带动经济增长方面,仍然有巨大的空间。

  怎么办?我觉得有四条建议,这个建议既包括对我们出版业同仁,也包括对有关部门和有关企业的建议。第一个是还要不断的运用综合的文化法律手段,来提高全社会的版权意识。前不久我参加一个论坛,现在整个社会都在为大数据、移动互联网、多媒体技术提供巨大的空间在欢呼,前不久有一个论坛专门探讨大数据的隐私问题。美国政府今年五月份专门成立了一个专家小组,写了一份报告叫大数据时代机会与挑战,这个报告不太长,里面专门有一章谈到大数据的隐私问题。

  我听那次论坛,包括百度和几家著名的大数据企业,都在那儿讲说怎么解决大数据的隐私问题。有三种解决方案,一个是这些企业都要成立伦理道德委员会,要自律。企业如果一旦发生了财务危机,这个伦理道德委员会到底能发生多大的作用?我觉得是一个问号。第二个建议是法律,通过立法来解决企业对大数据技术运用的问题。第三个建议是文化,有人举例子,在美国开车这个应急车道如果有人去走,大家都去反对,可能就没人去走,但是特别是在北京大家会注意到,每天高峰区四五环的应急车道都有车在走,通过逐渐文化的领导来使大数据技术,既能够为社会造福,同时又保护消费者,特别是个体的权利。

  在版权意识方面,我也举这个例子来说,我们必须运用综合的法律的文化的,包括企业的社会责任,企业的社会责任不仅仅体现在捐赠,更体现在遵纪守法的经营方面。所以在版权保护,特别是版权市场建立方面,这些方面恐怕要用综合的手段来逐渐完善中国版权市场的环境。

  第二,要尽快的有效的建立全社会统一的数字版权技术的规范,在这个方面我们企业,特别是互联网企业有很多积极的探索。但是在国家这个规范标准建立方面,我认为我们应该通过企业的实践,能够逐渐出台关于版权数字保护的标准。

  第三,建立数字出版的集体管理机制和市场规则,营造很好的市场氛围,在这个方面音乐,过去几年音乐在这个方面进展比较大,但是在图书版权,刚才万捷董事长提到的摄影版权方面,我们虽然建立了机构,但是运用它还不够活跃,特别是交易方面。我参加了几次书展,国际书展最积极的参展人,或者是在展会期间长期蹲场的人是版权经纪商。在国内目前的版权经纪商,版权中介服务机构,可以说这个行业目前非常少,是空白的。活跃在北京市场上的版权经纪人,大部分是来自国外,或者是来自国外的,已经进入中国的出版机构。在这个方面我觉得我们有很多工作去做,要建立我们的登记机制,要建立版权交易市场,特别是要发展一批版权的中介机构和服务机构。

  最后,要不断的完善我们的法律法规机制,阎晓宏局长根据提到了,我们过去的版权法律保护,主要集中在保护方面,在创作、使用方面,我觉得我们还有很大的空间。最近几年出现的现象,当然我们做科技出版面临的比较少,我在做大众出版的同仁们,经常会面临这样的苦恼,出版一本好书,好的作者只跟你签一两年的合同,第二年这本书畅销了,马上换一家出版社来出版。我带着这个苦恼询问了很多大的出版集团,在欧美的出版集团不存在这样的现象,他们是著作权…今后整个的出版,作品的经营权都授予你。在我们东亚地区,在中国和日本都出现了这样的问题。

  去年日本的国会专门立法讨论,当然这个法律还没有最后通过,作品传播者权,大概的要义就是,如果一个出版社出版了一个作品,那么这个作品的数字经营权,除非合同内特意声明,将交由出版社继续经营,这样的一部法律会在创作和使用环节,更加规范创业者和经营者的行为。我今天前面的发言有很多低调的元素,但是我也高兴的看到,我们现在这个形势,我们这个市场变化非常快,特别是过去几年。而且出席今天会议的嘉宾,包括我们的主持人,可以用高大上新来形容,这既表明了中国的企业,包括我们这样的传统企业,对版权意识的重视,同时更加表明了我们中国版权事业的希望。我就讲到这儿,祝福各位,谢谢!

上一篇:龚宇:版权不能仅仅用于自我保护
下一篇:阎晓宏:用互联网思维按规律办事
凡是非遗是不是都要保护?
凡是非遗是不是都要保护
切实尊重非遗传承人的价值和创造主体地位
切实尊重非遗传承人的价
王文章等“远集坊”二期开讲非遗
王文章等“远集坊”二期
王文章等“远集坊”二期开讲非遗
王文章等“远集坊”二期
与会专家说非遗
与会专家说非遗
协会信箱
在线咨询
版权登记
天气查询
城市地图
回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