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家访谈 > 盛大文学邱文友:运用大数据创造版权价值的极大化
盛大文学邱文友:运用大数据创造版权价值的极大化

作者:中国版权协会    来源:中国版权协会    时间:2014-12-16

      
     结合这次版权年会跨界、融合、创新、共赢,大数据时代的文化与版权,这个主旨和主题,我今天很荣幸,可以跟各位分享一些我们的经验和看法。
首先我想谈两点,第一点就是刚才提到的C2C,和早期国内互联网的业务模式,这一点恰恰是盛大文学作为网络文学的先行者,我们感到最骄傲的一点。倒不是说我们创造了多少的作品,我们的市场份额,这些固然都是好事,但是真真正正不是我们最骄傲的,我们骄傲的是以我们对中国市场的了解,由这个来启发开创出来的一个世界上原创的互联网模式,也就是网络文学,所以未来盛大文学也会往这个方向继续发扬光大。
另外,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首次在中国大陆举办的叫国际数据挖掘大赛,上上周在上海闭幕,我们由我们的首席数据官领军的盛大文学代表队,在包括国际知名企业,著名大学在内的超过五百支的强劲对手中,以优异的成绩取得了冠军,不仅显示了盛大文学在用户需求挖掘方面的实力,其实也代表了在大数据的时代,中国技术的人才在信息挖掘和检索方面已经达到了国际领先的地位。
接下来我想用一点时间跟大家分享三个主要的观察与题目,作为我今天汇报的一个重点。第一个观察和体悟,就是精神文化需求作为生活重要的一部分,其实已经紧紧的和无所不在的大数据结合在一起了。其实大数据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词,事实上我们其实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数据包,我们今天在座的就有好几百个数据包,而我们每天大大小小的动作,都在为这个庞大的数据库贡献着资源。换句话说在大数据时代,个人的生活早就已经被数据化了,每个人都是透明的。人们的衣食住行,这些看似平淡的事情,却处处渗透着数据化的影子。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我们的粉丝上网看一个小说,他们的ID号其实就是我们阅读记录的集成中心,他们看过小说的名称,在什么时候读的,这个时长的分析可以落实到每一个章节,每一个段落,甚至每一个字,付费的金额、笔数,都会清清楚楚的记录在数据库里头,得到非常清晰的呈现。应该说我们每一次的文化消费,都在不知不觉中被纳入了对整个项目或行业的一个大的测评当中,所以过去制作一个影视剧主要靠导演和制片人的经验,决定了这个影视剧最后的成与败,而投资一个影视项目,早一点的时候主要还是依赖人际关系网络,而播出一部电视剧,更主要是借力播出平台的品牌效应,在以往的环节当中,其实观众是比较被动的,因为观众是作为受众,只能够被动的接受内容生产方所提供的一些产品,而如今在大数据的时代,这一个传统的影视制作播出的模式已经被改变了,观众想看什么,现在制作方才去制作什么,所以观众的地位已经反客为主了,受众的地位已经反客为主了,因此我说精神文化需求作为生活重要的一部分,现在已经深深根植在大数据的时代当中了。
第二个观察和体悟,还是谈到盛大文学,网络文学的模式为小说版权创造了价值的最大化,其实背后也是运用了大数据。曾经有朋友问我说,你可不可以用简单的两句话或两个字,来解释什么叫网络文学。当时我给他的答案就是两个词,第一个就是集体创作,第二个就是大数据。所以可以这么说,网络文学就等于集体创作跟大数据这两个元素组成的。
最近在座的各位可能也经常从媒体报道中发现一句话,我们2014年是中国的版权元年,说实话看到这种说法,我们是挺高兴的,因为盛大文学在网络文学深耕了十年,占据了中国网络文学市场70%的市场份额,我们现在的平台上面有超过250万个作家,已经创造了超过760万部的原创小说,所以对我们来说,所有版权相关的事情,都是我们最最关注的。
如今,我们同时也是中国三大运营商的无线运营各地最大的内容提供商,百度的热门小说排行榜的前20名作品都是盛大文学出品的。盛大文学作为一个网络的平台,站在文化产品食物链的最顶端,其实我们碰到的一个最大的挑战,也就是在于如何来管理这些海量的版权。如何为这些版权找到更好的变现的模式,我们现在的做法就是把它尽量的大规模的长线的散播到整个文化娱乐的产业链中。最早的时候网络文学在十年以前只有一条变现的模式,就是卖字为生,我们先给第一次登录的用户十个章节或二十章节的试阅读,那个时候是免费的,但是之后如果用户确认了想要继续读这个小说的时候,他要开始付费,付费的方式是每一千字多少钱,十年以前的均价是一千字2.5分人民币,十年后也一样,为什么公司的营收有这么大的增长?其实更多的是来自于全产业链衍生版权开发所带来的巨大价值,所以我们现在的变现模式,除了刚才的电子付费阅读,而且早期的电子付费阅读只有PC端,我们在去年类似古永锵执行官讲的移动互联网付费的收入,已经远远超过了PC端的收入了。除了付费阅读以外还有网络广告、游戏、影视版权的销售,现在进一步扩展到衍生产品等等,而且不断的还有新的模式跟新的机会体现出来。比如说这一两年我们发现有越来越多的做舞台剧的,做话剧的企业,来找我们,希望得到我们原创的内容。
另外一个更有趣更新的商业的机会,是音乐,大家会说音乐跟网络小说有什么关系?大家可能没有注意到,在盛大文学的平台上,我们的粉丝非常可爱,他们会为小说创造原创的歌曲,有一些词曲都是原创的,有一些是用现有流行歌曲的曲作为基础,在上面谱词。我们发现这个也是增长非常快的一个趋势。
从另外一个纬度来看,所谓新的机会就是以影视版权输出来讲,过去我们客户的群体是很受限制的,就是几家大的影视制作公司。但是现在在台下的这些视频平台的老总们,现在都是我的大客户,尤其是这两年自制剧的战略越来越清晰以后,我们现在网络文学上面的内容,因为我们的内容,我用一句话来描述一下我们内容的特性,我们的网络文学的内容都是经过海量用户认证过的,背后有大数据的内容,像这样的内容的特质,或者说有这样特质的内容,其实特别适合在互联网上做各种各样的运用。在这个纬度来讲,我们又多了很多的客户和商机出来。
而在这些变现模式的操作当中,我们自己也不断的寻求创新和合理的市场化机制,比如说在今年的8月份,我们就推出了首次国内的网络文学手机游戏改编权的拍卖会,这是一次全新的尝试,我们拿了六部作品出来拍卖,两部作品是已经完本三年以上的老小说,两部是正在连载的小说,两部是一个字还没有写的全新小说,我们用正规拍卖的方式去尝试看看,如何去为版权找到一个更透明、更公正、公平、公开的定价机制。
大家可能会跟我说,比如说如果两部小说只是定了题目,一个字还没有写,怎么去判断这个小说如果改编成手机游戏有什么样的价值。还是回过头来那三个字,大数据。所以我们在拍卖六部作品的时候,我们分析什么?我们分析作家,这一部小说是哪一个作家即将要写,写的是什么题材,这个作家过去在写这个题材的小说的时候成绩怎么样,我们把它历史的数据挖掘出来做准确的分析。同时我们会把市场上面的竞品,年龄层是怎么分布的,而年龄层的分布是不是跟现在作家的专长,或者现在作家的受众特性,是不是有一个更好的匹配,我们有各种各样分析的方式,连一个字都还没有写的小说,我们可以用大数据支持的方式,让手机厂商愿意用四五百万的价格去把手机的游戏产品拍出来,但是我可以很有把握的说,只要这些厂商好好的开发这些游戏的话,他们绝对不会亏钱的。
我们在八月份手游的拍卖会之后,在九月份又做了一个类似的,就是影视版权的交易会,我们与国内六家领先的影视和演艺机构签订了作品改编的协议,总销售的价格也超过了2000万元。在我们的努力之下,近两年可以看到具有网络文学改编,具有一次生产多次利用特性的文化内容的产品,逐渐成了市场的宠儿。从2010年至今,仅仅是由盛大文学改编成功的畅销影视的版权已经超过了50部,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影视剧,都是大家非常非常熟悉的,而我们的小说改编成的游戏也已经超过了30款。我们为小说版权创造了价值的最大化,背后也就是大数据的应用,我们在销售每一个版权的时候,都已经对版权相关的数据进行了非常非常精细的提炼跟分析,作为我们销售和推荐的依据。
我想在这里另外提到,我们还是要奖励一下盛大文学出色的团队,他们承担了整个公司大数据相关系统的研发工作,应该是属于网络文学产业里头最好最强的文学搜索引擎。大数据和商业分析平台等等,承载着从海量的文学和用户数据中挖掘高价值的内容,以及高价值的用户,然后把双方作为一个匹配,带来巨大的商机。
第三个也是我最后想要分享的观察跟体悟,就是数据及市场。意思就是说其实我们用市场的手段,来决定资源的合理配置,其实对行业未来的发展是最健康的。我们在内部常常说数据面前人人平等,我们一直希望做到让数据说话,用市场的手段,用市场来决定价格销售版权。让整个版权定价的机制能够做到公开、透明,不管是什么样的版权,不管是多少价钱,起码是明明白白的,作者知道、媒体知道、读者也知道,我们坚信用市场的手段来决定资源合理的配置,肯定是我们现在与未来必须要遵行的基本法则。
盛大文学2014年的版权收入会超过去年全年收入的四倍以上,这个增长的速度远远超过我刚才讲最早传统卖字为生的收入,我觉得这个也反映了市场上面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
我们刚刚讲了很多销售,除了销售,其实我觉得在未来大数据更深层次的应用,未来网络文学运用的广泛性会越来越前景可期。过去,我们的创作是一个传统的链条,就是说我们的作家照他们的想象力,以及妙笔生花的文笔去创作小说,小说创作出来我们有大数据的分析和判断,我们会看创作出来的小说能不能改编成游戏或者影视,能不能做各种各样衍生版权的开发,因为不是每一部小说都会具备所谓全版权运营的权利。
但是现在在大数据的应用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精致的情况下,其实这个链条已经产生了一些质变。现在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是有目的的创作,或者说定制的一个概念。我们现在已经完全可以做到针对一个目标的受众,我们针对我们想要把这个主题,想要把这个故事开发成怎么样的一个终端产品,是网络剧、电影、电视、手游、页游、漫画、实体书等等,我们会规划好,然后找最合适的作家把文学的作品创造出来。所以这又是一个例子,在大数据的影响之下,其实这个行业的方方面面都已经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最后想讲一下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中提出,到2020年将中国建设成为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和管理水平较高的国家,在五年内要实现自主知识产权水平大幅度提高,全社会知识产权意识普遍提高等发展目标。由此可见,未来在整个文化的产业,其实版权品牌的影响力跟可塑性将成为整个决定市场价值走向的重中之重。如果把文化内容的版权作为一种资产来进行一个有效的管理、维护和运营的话,我们相信它能够产生和拥有最大的市场价值,在这个点上,我们非常希望盛大文学未来有机会跟在座的各位,能够更加紧密地合作,共同创造出来文化创意版权价值的极大化,谢谢!
(本文为作者在11月15日第七届中国版权年会“大数据时代的文化与版权”主题论坛上的讲话,标题为编者所加,未经本人审定)
上一篇:雅昌文化董事长万捷:借助互联网和大数据,让艺术品传承有序
下一篇:阿里巴巴总裁金建杭:大数据时代需要诚信文化、正版消费


吴文辉:网络文学商业模式开创者
吴文辉:网络文学商业模
王迁:网络版权的思想者
王迁:网络版权的思想者
当好客户“版权管家” 推动版权产业腾飞——访中视瑞德总经理王旗
当好客户“版权管家” 推
郭凯天:中国互联网内容产业发展的战略思考
郭凯天:中国互联网内容
吴偕林:知识产权法院跨出的第一步
吴偕林:知识产权法院跨
协会信箱
在线咨询
版权登记
天气查询
城市地图
回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