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家访谈 > 雅昌文化董事长万捷:借助互联网和大数据,让艺术品传承有序
雅昌文化董事长万捷:借助互联网和大数据,让艺术品传承有序

作者:中国版权协会    来源:中国版权协会    时间:2014-12-16
      
     我从事的是一个古老的行业,有一千年,就是毕升发明了印刷术以后的一千年,但是我们跟互联网也有一个有机的结合。
    雅昌是专门从事艺术服务的行业,过去没有这个行业,只有印刷、出版,还有其他的传统行业。但是现在来说,中国的经济是世界的第二位,中国的艺术品市场也是世界的第二位,但是就跟我们的互联网初期一样,中国的赝品估计也跟我们的艺术品市场一样,应该是第一位。
    去年我们美协主席参加深圳文博会,我陪他去一个收藏家那里。他看了收藏家收了一大堆画,美协主席看完了以后就笑了,他说你这没有一个是真的,就是说所有的画都是假的。当时这个收藏家安慰自己说,还好,我这个没花钱。为什么没花钱呢?我是用几车奇石换的,奇怪的石头换的,但是那些石头也是值钱的。
    所以在中国来说,书画的鉴定一直靠专家来鉴定,但是雅昌21年一直从事为艺术家来做,从印刷开始服务,但是印刷来说就有数据,21年我们开始的时候,就有这个大数据概念,因为很多书要再版,就必须把数据给它留下。开始的时候我们是简单的一个把数据给它保存起来,但是随着IT的发展,我们有了更好的IT技术,到今天我们可以说我们是全世界最大的一个,为艺术家服务的机构,因为我们有39000个艺术家,在为39000位艺术家来服务。另外这39000个艺术家,在世的将近有一万个,还有古代的及近现代的艺术家。
    我们保存作品有640万件,其中有88万件作品是用超高清的扫描把它记录下来。过去在中国来说,我们说艺术品在西方来说,它都是流传有序的,在中国古代来说,也是流传有序的。但是在现在来说,不但流传无序,而且赝品极多,因为艺术品市场的利益太大了,造假非常得猖獗。
    我们有数据统计,顶级艺术家的造假率大概是40%、50%,甚至更高。从我们雅昌开始来说,过去在国外来说,美术馆、博物馆和出版机构它们非常发达,因为都有几百年的历史了,画廊也有上百年的历史。在中国来说拍卖行只有21年,美术馆和博物馆这两年开始免费,才开始国家加强美术馆教育的功能,但是艺术的出版社这几年来说,还是很落后,没有什么样像样的艺术出版书。
    画廊作为一个弱势群体,本来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是画廊这几年也是非常艰难地在进行。但是作为雅昌来说,我们从源头做起,能为艺术家做什么呢?实际上在科技和大数据的帮助下,我们开始为艺术家,希望中国的艺术品能够做到传承有序,所以我们做了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第一,艺术家在做书的时候,所有的作品是他自己选出来的,这些作品一定是他认为他自己直接选出来的,这些全部是对的作品;第二,社会上的很多作品,现在帮他用互联网的方式征集起来,艺术家都是在世的艺术家来甄别,再把所有的数据采集起来,进入互联网和国家版权登记部门登记,把所有的数据来保存起来,同时为艺术家做出相对的备案和证书。
    还有一个我们现在开始从艺术家创作开始,把所有的数据帮助艺术家用最超高清的技术采集起来,使艺术家有一个详细的档案。同时我们把过去艺术家出的书全部汇集起来,建成自己的一个大的数据库。这个工作是非常巨大的,我们现在有1200个艺术家参与自己的备案的工作,由艺术家自己来做这个工作。
    我想这个工作非常艰巨,但是现在来说可能感觉不到,但是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就不需要专家再去做组织来鉴定。所以我们作为一个传统行业,如何用IT技术把大数据有效的组织起来,同时能够让它不仅在现在发挥出对艺术市场的作用,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将来能够对我们中华的优秀文化和优秀艺术作品的保护。
    另外,我们做的一个工作就是,大量的摄影作品实际上是没有得到有效的保护的。过去出版社和杂志社有一个特点,发表过的作品全部由出版社和杂志社、画报社有效的管理起来,没有发表的作品由摄影者自己处理。但是这样大的作品来说,就是我们现在顶级的艺术家,比如说给毛泽东主席一直拍摄的吕厚民,他的大量作品也没有经过整理,实际上是没有保护的。但是我们现在给摄影家每个人数字化,因为这些作品如果不数字化,将来就没有办法数字化了。现在的科技虽然发达了,但是用采集这样数据的设备已经没有了,越来越简单,只能采取一部分数据了,所以我们现在集中了全世界,还存在的这个最高级的机器,把它的数字全部处理起来,给摄影家每个人建数据库。
从保护到应用,第一保护摄影家的知识产权,第二用电子商务的方式来进行个性化的出版,这是POT的出版。所以每出版一张,过去是一个版权出版一个画册,给一个系列版权,但是现在每出版一张就能记录下来,给它一个版权。用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方式,使所有的照片,包括原创的,包括年轻人合成的,包括我们现在一些特殊的方式来制作的照片,都成为我们文化产业消费的产品,使每个家庭都能够消费。
    所以,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就没有文化市场的繁荣,就不可能有文化市场的发展。所以雅昌来说,我们过去是一个印刷企业,印刷来说我们可以说做到极致了。因为我们已经连续五年在美国,世界最顶级的印刷技术质量评比上,五年都是第一名,今年我们也是第一名,获奖总数第一,都是最后一个上台领奖的,这是我们老祖宗的光荣。
    但是在现在科技下,如何用大数据,用现代科技能够推动我们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实际上对我们来说有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虽然我们是传统的行业,但是我们用互联网的思维和大数据的储存,能够通过保护再去应用,同时推动艺术品市场的发展。目前来说,从艺术家原创的数据,中国的艺术家几乎都在我们的数据库里面。另外,全世界对中国艺术品交易的数据,95%都在我们的数据库里,这样我们能够追踪每一个艺术品的流向。同时方便每一个艺术家,对市场流通的作品都能够判断,能够知道哪些自己的作品在流通。
作为一个传统行业,在新的时代能够发挥出它新的作用。同时我觉得我们也承担着社会责任,中小企业在做社会责任的时候,实际上是要跟我们的行业和战略有机的结合,所以我们今天做的事非常有意义,我们3500名员工有1500个在做数据的处理、采集、存储,包括进行分类。我想未来的五十年、一百年,我们的后代在看到这样传承有序的艺术品的时候,一定会记住当初一百年前有个雅昌,这帮人把这样的艺术家创作时候的数据有效保护起来了,使我们后人再不需要专家来鉴定,不需要怀疑我们的作品了!
 
 
(本文为作者在11月15日第七届中国版权年会“大数据时代的文化与版权”主题论坛上的讲话,标题为编者所加,未经本人审定)
 
上一篇:优酷土豆古永锵:版权战略以及版权保护对于优酷非常重要
下一篇:盛大文学邱文友:运用大数据创造版权价值的极大化


吴文辉:网络文学商业模式开创者
吴文辉:网络文学商业模
王迁:网络版权的思想者
王迁:网络版权的思想者
当好客户“版权管家” 推动版权产业腾飞——访中视瑞德总经理王旗
当好客户“版权管家” 推
郭凯天:中国互联网内容产业发展的战略思考
郭凯天:中国互联网内容
吴偕林:知识产权法院跨出的第一步
吴偕林:知识产权法院跨
协会信箱
在线咨询
版权登记
天气查询
城市地图
回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