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权协会
发现译作《爱的教育》被抄袭,意大利语翻译家王干卿诉诸法律。历时三年,法院作出判决—— 赢了!古稀老人坚持维权终获赔偿

作者:admin    来源:国家版权局    时间:2019-06-11

“本院认定该15处已经构成了对权利书籍一书的抄袭,侵犯了王干卿的著作权。”这是意大利语翻译家王干卿今年3月拿到法院判决书的部分内容。法院判决被告对其译作《爱的教育》构成侵权,赔偿王干卿34284.7元,并向他公开致歉。为了这个维权结果,年逾古稀的王干卿等待了3年。

如果说要列一份适合小学生阅读的世界名著清单,《爱的教育》一定榜上有名。这部由意大利作家亚米契斯写就的儿童文学作品,以日记体的形式讲述了一个意大利小学生的学习与生活点滴,其中流露出的师长、亲友之爱让人动容,因此成为世界文学史上经久不衰的名著,在中国,这本书也经常被老师们推荐给学生阅读。

对于长期从事意大利语翻译工作的王干卿来说,《爱的教育》对他有着更深的影响。早年在意大利学习语言期间,王干卿的老师曾向他推荐原著《爱的教育》。在阅读的过程中,他被书中的故事打动,并且萌生出了将其翻译成中文的想法。

不过,翻译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王干卿向记者介绍,因为他的主要工作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意大利语部编辑,所以翻译的工作只能利用假期时间进行。翻译期间,他还做了一次大手术,因此这本书花了10多年时间才翻译完成。

1998年5月,王干卿翻译的《爱的教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1999年,意大利驻华大使保罗·布鲁尼博士签发了“官方证书”,内容为:“该证书授予《爱的教育》的译者王干卿先生,以表彰他在了解意大利文化和在中国传播意大利文化方面所取得的功绩。”200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再次出版发行《爱的教育》一书,此后多次重印。

译作《爱的教育》出版后,本来就爱逛书店的王干卿又多了一个习惯——他经常看书店中和自己的译作同名的书籍。2016年,王干卿发现三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署名“鲁晓喻编译”的《爱的教育》,其中有不少地方和自己的译作有相似甚至相同之处。对于疑似侵权的字数,判决书中说:“对比上述权利书籍与被控侵权书籍,被控侵权书籍中有15个故事与权利书籍的相应文字基本一致,只是改变了个别语句或词语。”判决书附表《抄袭字数对照表》显示,侵权书籍抄袭总字数为27050字,被抄袭最多的一个故事是《撒丁岛的少年鼓手》,侵权书抄袭权利书字数达4600字。

“这是赤裸裸的剽窃!”王干卿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陆智敏在接受采访时难掩愤怒之情。他认为,根据对比结果,侵权书籍中有不少地方编译者根本没有自己翻译,完全是抄袭王干卿的作品,这种侵权行为非常恶劣。

面对自己的译作被抄袭,王干卿决定维权。他找到三秦出版社,出版社告诉他,该书是由北京紫英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英轩公司)完成组稿交予三秦出版社出版的。王干卿也曾经找到紫英轩公司想要协商解决问题,不过紫英轩公司只愿赔付几千块钱。

“20多万字的书,其中2万字近似,我们很难一一把关。”紫英轩公司员工李媛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和解不成,王干卿决心将侵权方告上法庭。经过3年时间,2019年3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侵犯了王干卿的著作权。判决书内容显示,法院认为侵权书籍“抄袭情况非常明显”。故法院判决被告三秦出版社及紫英轩公司停止发行涉案《爱的教育》一书,向原告王干卿公开致歉,赔偿王干卿经济损失27000元及合理支出7284.7元。

李媛告诉记者,紫英轩公司已经支付了赔偿金,道歉声明也正在准备。她表示,公司已经认识到错误,以后会吸取教训。

三秦出版社总编辑赵建黎说,王干卿向三秦出版社反映情况后,出版社立即找到负责组稿的紫英轩公司,而紫英轩公司也承诺尽快解决。

“这次的教训太深刻了。”赵建黎说,出版社在经历这次事件后,会更加重视出版书籍的版权问题,并且在与其他公司合作时会更加谨慎。

王干卿表示,虽然用了3年时间等来胜诉的消息,但是其实家人并不支持他打官司。“其间有没有想过放弃?”在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已经78岁的王干卿坦言,他身边的翻译家们面对被侵权的情况时,也常常因为觉得打官司要耗费巨大精力而只好作罢。然而,作为从小就听包拯故事长大的河南开封人,打抱不平、追求正义本就是王干卿性格的一部分。其实,通过打官司的方式解决问题也并非王干卿所愿,他更期待作者和出版单位能够提高版权意识。

 

作者:隋明照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发布时间:2019年6月6日

上一篇:摄著协加入世界最大版权组织 中国摄影作品在全球范围可受到保护
下一篇:安徽:建长效机制 创新推进模式
协会信箱
在线咨询
版权登记
天气查询
城市地图
回到首页